众人指责孕妈拿掉孩子是杀生!堕胎到底行不行?

更新于2020-05-22 08:50:37
767
阅读
26
回复

当验孕棒出现了第二条线
妳的瞬间直觉是狂喜还是惊恐呢?


文/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

当验孕棒出现了第二条线,妳的瞬间直觉是狂喜还是惊恐呢?

在现今环境中,同居试婚、未婚怀孕已经不是什幺禁忌话题,反而随着风气的改变,「同居」成为婚姻先修班,「先孕」则是一种顺水推舟、促成情侣双方做出决定的一个契机。

然而,不是每段恋情都有美好的历程,有些女孩发现自己怀孕的第一个想法是:「完蛋了!」相较于男方,女孩会受到更多的道德指责,像是未深入了解就断定她们私生活不检点,或是拿各种理由,擅自替她们决定是否要留下肚里的孩子。

4年前,我的女儿DAHLIA,透过验孕棒上的第二条线来跟我打招呼,「嘿~妈我来了!」

那时候,我31岁,有位交往近7年、看似感情稳定的男友,因为我多囊性卵巢的妇科疾病,加上早有结婚打算,所以我们一直没避孕,认定「有了就结婚」,却从未传出喜讯。

但,缘分真的很奇妙,成年女性都知道月经延迟去看妇科,妇科一定会让妳先验孕,我想,既然如此就先在家里验吧,没想到这一验,立马从妇科变产科!书桌上那张前2个月去做的无排卵检查报告,似乎正在嘲笑着我:「Surprise!」

不得不承认,虽然已经有稳定交往的男友,但我在当下还是不免说了一字髒话(消音),以表示我的惊吓与焦虑,明明是已经期待多年的宝宝,却让我感到深深的恐惧。

我开始哭、开始慌张,我跟男友交往多年却无法步入礼堂,其实跟两人个性与家庭大有关係,男友软弱怕事,我被逼着强势,他家里又大男人主义,一想到要面对这些事情,还有经济上的压力,我很担心不能给孩子好的环境与教育。

当时,有个姊姊知道我男友的性情,曾建议「趁还没有心跳的时候,赶快拿掉!」说真的,我整个孕期也因为男友的软弱、抽离、无担当而多次痛哭,考虑拿掉小孩,但神奇的是,每当我想放弃孩子,总会有些现象发生。

怀孕大约3个月时,有一天下午,我在男友租的套房哭到睡着,看到一个约3秒的画面,那是一位被粉色大毛巾包着,闭着眼睛在对我甜笑的新生儿,在此之前,我不知道什幺是包巾,也不晓得新生儿会水肿、充血,满脑子以为小孩生下来就跟海报一样眼睛大大、皮肤白白。

惊奇的是,女儿出生后,竟跟这个瞬间消失的宝宝长得一样。

第4个月,我又陷入低潮,那次产检,医师突然将超音波切换到大萤幕画面,看见胎儿就像虾子游泳一样,在羊水内拼命挥舞着手脚,孕妇的多愁善感马上涌出来:「你是在说『妈妈我在这,妳别不要我』吗?」

「堕胎」的想法,在我孕中至少出现过百次以上,如今,女儿已经3岁半,我跟孩子的爸爸虽然真的分开了,但我自她出生以后,从未有过后悔的念头!可是,我并不能因此去否定那些选择堕胎的女孩。

一般谈到堕胎,会出现以下言论:

1、那是一个小生命,你杀了自己的孩子。

2、堕胎很伤母体。

3、生下来送养比直接堕胎好。

4、不想要小孩,当初为什幺不戴套?

但,除了少部份只想要享乐的例子以外,很多女孩是被迫做了那样的选择,她们害怕自己不能给宝宝好的环境、让孩子受苦,她们担心孩子长大后会抱怨「为何将我生下来!」况且,看到了辛苦怀胎近40週诞下的骨肉,又岂是「送养」就可以释怀?

这些生活不顺、无人支援的焦虑孕妇,面临这种选项都不太好的选择题,已经够让她们感到难堪了,我们这些外人,怎能以情绪恐吓的言论来批判她们?在这些指责的声浪里,谁又可以替她们担起孩子生下后的一切责任呢?

★ 我是不婚妈妈「焦糖绿玫瑰」,唱片线记者出身,现职专栏作家。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,心思细腻敏感的我,如何边工作、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?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:「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」粉丝团、「焦糖绿。玫瑰caramelgreen」部落格。

孩子男友堕胎出现焦糖妇科女孩女儿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发现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