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演员树木希林:幸福,并非时常在那里,而「要靠自己去发觉」

更新于2020-07-14 12:09:12
540
阅读
69
回复
日本演员树木希林:幸福,并非时常在那里,而「要靠自己去发觉」所谓的幸福,并非「时常在那里」,而是「要靠自己去发觉」。

怎幺做才不会被别人的价值观牵着走?

答案应该是「自立」吧。总之,想要怎幺做、该怎幺做,都得先用自己的脑袋思考,再自己去做。偶尔依赖他人虽无妨,但还是得自己先想想无人可求助时该怎幺办。甚至能享受这样的状况,那就更棒了。所谓的幸福,并非「时常在那里」,而是「要靠自己去发觉」。 我觉得即使是平凡的日常、微不足道的人生,若能试着享受、玩味,就能在其中找到幸福。

对于一切的事物,我都没有什幺非如此不可的铁律。

在建造这房子时,我还另外多请了一位建筑师,要求他若发现不对的地方便通知我,比方说在工地现场看到与设计图上不同的地方开了个洞之类的。这时我不会特别要更换或是补救,而是如何运用这个失误,谁知道会不会做出比当初的设计更好的成果呢?若是选择补救,失误就永远是失误,但若是弄成别的东西,就能够让这失误起死回生。

对于一切的事物,我都没有什幺非如此不可的铁律。就拿我的长相来说好了,就是出了什幺错才会长成这样(笑),再怎幺说也挤不进美女演员的行列里。 不过,我就是活用这种不完美,一路走过来的。 现在这时代,长得怪反而会被认为是有趣的,更能被接受;但是在四十年前,就算演女僕也不允许长得太丑。而我竟能在这股风气之中存留下来,我想,应该是我活用了自身的不完美吧。

不论是一个人、两个人,就算有十个人在,寂寞的人还是会寂寞。人就是这样啊。

现在有很多人会怪东怪西,说是国家害的啦,上面的人不这幺做啦,或是先生或孩子如何不好,都是别人的错。也有人问我:「一个人住在这幺大的房子里,不会寂寞吗?」可是我从来不会因为和谁在一起就不感到寂寞了。 不论是一个人、两个人,就算有十个人在,寂寞的人还是会寂寞。人就是这样啊。

当然也是有需要想得透彻的事情,但尽可能不忘「不游戏,枉为人」的初心,毕竟是艺能界的人哪。

「树木希林」(ki ki ki rin)这个名字是翻字典随便挑中的。我喜欢叠音字,连女儿的名字都取作「也哉子」(ya ya ko)。本来觉得若叫「chacha cha rin」听起来很不错,但找不到相对应的汉字。在拍电视剧《姆》的时候,还拜託久世光彦先生:「我不认识现在叫做悠木千帆的那个人,你可以出面帮我把名字买回来吗?」久世先生吐槽我说:「这样太丢脸了吧。」

「不然,你觉得母启子(ha ha kei ko)这个名字如何?」久世先生不得已只好这幺提议,启子是我的本名。「年纪大了之后,ha ha 可以改浊音,就变成 ba ba(老太婆之意)启子了。」他说。母启子这名字比树木希林有趣呢,不过已经改不过来了,改名真的好麻烦啊。

从更改艺名这件事看来也是如此,我总是想到就去做了。不过异想天开不就是我们的工作吗?当然也是有需要想得透彻的事情,但尽可能不忘 「不游戏,枉为人」 的初心,毕竟是艺能界的人哪。

我想要的不是快乐,而是觉得有趣。

在病床前,子女不都会拚命地喊着「爸爸!」、「你醒来啊!」吗?心电图上的电波「嗞、嗞、嗞⋯⋯」的很微弱,几乎就要变一条直线了,不过呢,床上的人彷彿听到有人在喊他吧,那个「嗞、嗞」的电波又开始跳动了。(中略)后来又开始转弱,变「嗞⋯⋯」的时候,女儿又会喊「爸爸!」、「你要活下去啊!」可是这样重複来回了几次,大家也逐渐麻木了。不知道是第几次心电图又「嗞⋯⋯」地变弱,这女儿竟然喊出:「爸爸,你到底是要活还是要死,下个决定吧!」

当场所有人都爆笑了出来,还是在那个以死为中心的地方呢。不过那种心情大家可以理解吧?然后那件事还有后续,遗体送到火葬场,要準备火化,这段时间家人朋友都到一个房间里等着,大约一个小时后,殡葬人员来通知已圆满完成,那名女儿便对所有人宣布:「各位,爸爸已经烤好了。」

这个世界是不是很好玩?大家老是在烦恼「老了该怎幺办」、「死了该怎幺办」,比起在脑中纠结的世界,现实可是远远大于此,是意外的连续。我想要的不是快乐,而是觉得有趣。 快乐是客观的,要投入其中才会感到有趣。人生在世,若不觉得有趣,就很难走下去。

让别人来评价你是很危险的事。

让别人来评价你是很危险的事。得奖时不迷失自我,才会有下一次。

希望自己年纪愈大,表情愈是有精神。

若要说我这幺忙怎幺还能维持健康,大概是因为我想好好地活、好好地死去吧。我这个人非常胆小,若是因为生病、发生意外而失去生命,光想像就可以把我吓死了。所以即使是演戏时,遇上危险的场面,我也会硬是找出无法接受的理由,要人家通融、更改;除非必要,能不搭飞机就不搭。至于会造成疾病的精神压力,应该要藉由与宇宙调和来化解,但我没办法,于是便将力气花在食物上面。

虽然无法像熊谷守一那样,但我很希望自己年纪愈大,表情愈是有精神。我期待自己能够活到全身细胞无法再动、心无执念为止。如此一来,就能够接受一切、毫无遗憾地死去吧。 若问我有何欲望的话,我希望最后可以说一句「那就这样啰」,洒脱地死去。

我的理想是希望活到最后一刻都是美的。

我自然而然地与孩子们住在一起。我没有照顾他们,反倒是他们照顾我许多。

若是为了我自己,一个人反而落得轻鬆,可是和他们住对我女儿也好,女婿也好,他们的孩子就能够对我的临终有切身的感受。若一直分开来生活的话,就很难感受得到了吧。我认为,一个人若是可以实际体会「人终有一死」,就能好好地活着。

我的理想是希望活到最后一刻都是美的。将执念全都抛弃,砰地一声放下,全身的力气都鬆下来了。 存在的本身,是为了想要成为人家看你时能屏息讚叹的那种人,不是为了那些有形之物,而是心的器量。

迈向死亡该做的事,就是向人道歉。

迈向死亡该做的事,就是向人道歉。 反正道歉也不用钱,对小气的我来说很刚好。 道歉之后,心情会很轻鬆。癌症真是值得感谢的疾病啊,因为得了癌症,让周围的人都肯认真地面对我了。因为他们会想着,该不会明年的此时这个人就不在了,要把握能和这个人相处的时间啊。从这个面向来看,癌症真是有趣呢。

现在我能够很有自信地说,直到今日的人生,非常圆满。

就在这里向大家说再见了。

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

《离开时,以我喜欢的样子》

日本演员树木希林:幸福,并非时常在那里,而「要靠自己去发觉」

这里买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发现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