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干文化 实践公民主体性

更新于2020-08-01 06:37:40
495
阅读
74
回复

(Photo from House News 主场新闻FB)

「自己干,是一九九零年代浮现出的反文化,以年轻人为主,年轻人主导的实践。

公开的行动参与者不会避免行动的后果……只有靠着惩罚的行动结果才能形成对服从的真正挑战……这不仅是因为反对者如同游击队宣称般,透过行动显示了自身本质,也因形成一个行动,整个社会,市民与官方都被拉进一个对话中。」──乔治‧马凯,《自己干文化──派对与革命)。

1979年,柴契尔夫人首度当选英国首相,11年半的执政生涯中,她挥舞着自由经济的大旗,一手进行国营事业民营化,一手压制工会存在的正当性,她致力鼓吹透过努力工作以创造财富,抨击社会福利制度所衍生的「不劳而获」思想。在这股个人主义至上的「柴契尔革命」的时代氛围中,环境运动者、抗议公路者、庞克摇滚乐团们开始準备大干一场,九零年代的英国成了反文化大放异彩的实践场域。

《自己干文化》一书记录并分析当时抗议者的诉求、行动与思想体系,从中探究其主体性与能动性。书中强调「行动(Do it!)」是另翼文化中一种持续创新的修辞模式,是该文化最真实的力量之一,包括佔领空屋、封锁马路、把自己锁在推土机上、住到树上等等。柴契尔夫人对此表示:「有人认为对特定议题如核子武器、种族歧视,或动物解放的感受够强烈的话,就有权凌驾于法律,一切作为都该被容许。这是蛮横无礼,他们活该受惩戒。」

《自己干文化》译者黄孙权说:「自己干文化就是民众的麦克风,往历史里传递。」51万港人上街争普选行动不仅是「自己干文化」的传承,更是「公民不服从」精神的具体展演。

Readmoo,陪你阅读经典好书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发现更多